再见了,温子仁,再见了,《电锯惊魂》

2003年,澳大利亚墨尔本,一个刚毕业没几年的华裔年轻小伙,却敢和好莱坞大厂玩起了“对赌”。

彼时他刚刚拍了一部恐怖短片,这部短片不仅故事诡异,而且还玩起了很少见的道具花样——下颚撕裂器,作为观众只看一眼就会自动代入到这个场景之中,瞬间毛骨悚然。

短片只有9分钟,但小伙对这个创意很有信心,于是他带着作品找到了狮门影业,希望能给到足够的投资,好拍成一部完整的恐怖长片。

但狮门影业看着这个26岁“稚气未脱”的男孩,坚持最多只肯拿出120万美金,他们认为拍完能卖卖DVD赚点钱就行了。

小伙接受了,但超级自信的他,还是在合同中加了一行比较“狂妄”的条款——

关于他个人的报酬上,他拒绝了固定薪水的方式,而是选择了根据票房多少按比例进行分红,用现在的话说,这叫对赌。

狮门影业并不对这部电影的院线市场有多看好,对于但他们没想到,这部18天拍出来的NC-17级(一级限制)电影,却在电影节大放异彩,口碑彻底爆了。

狮门影业迅速调整计划。

一面让小伙剪掉不合适的镜头,重新以R级申报;一面扩大发行,展露出了庞大野心。

最终这部成本120万美金的电影,在全球市场收获了1.05亿美金的票房。

这名小伙就是温子仁,这部电影正是他的成名作《电锯惊魂》。

但其后的系列续集温子仁并没有再执导,而是将这个IP交给狮门影业去开发,由新导演接手,自己只担任制片人这样的幕后掌门。

从2004年到2010年,《电锯惊魂》以每年1集的速度连拍7部,皆赶在每年的万圣节前后推出,从不缺席,并且都能稳定获得1亿美金左右的票房。

原本拍到《电锯惊魂7》系列已经正式完结了,但资本总是逐利的。

在票房利益的驱动下,7年后狮门影业又找到了温子仁,希望继续推出《电锯惊魂8》。

在温子仁的构建下,剧情上玩了一出交错设计,演员托宾·贝尔也回归饰演了竖锯教父约翰·克莱默,但《竖锯》的票房未能达到预期,口碑也不尽如人意。

头铁的狮门影业不肯罢休,执意要再赌一把。

很快《电锯惊魂9》的项目被安排上马,温子仁也重新调整了策略,并做出了三大改变:

1、召回系列2至4集的导演达伦·林恩·鲍斯曼,这也是此前系列得以成功的一大功臣;

2、对演员阵容下本,邀请“好莱坞票房之王”萨缪尔·杰克逊出演;

3、投入了远超以往的4000万美金(折合人民币2.5亿),此前《电锯惊魂8》的制作成本仅有1000万美金。

从狮门影业到温子仁都希望这部《电锯惊魂9》能重振系列雄风,可却被被现实再一次狠狠打脸。

在今年于美国本土上映后,虽然这个系列的全球总票房很快就突破了10亿美金,但单部影片的票房却极为凄惨,仅有2952万美金,创下系列最低票房纪录(同期新片《速度与激情9》2.33亿美金)。

从美国到中国评价也都比较负面,甚至批评主创吃相难看。

看完《电锯惊魂9》后,这部新作里从故事细节到反派设计,都在预示着一个结局:R级系列《电锯惊魂》这次真的已经穷途末路了。

一、

我们先看这部新作到底讲了一个怎样的故事。

故事发生在竖锯教父约翰·克莱默去世多年之后,洛杉矶地铁站发生了一起命案,一名叫博兹的警探被3号列车撞死,而从现场迹象看,这是有人在模仿“竖锯”作案。

泽克警探和威廉负责本案,凶手非常狂妄,他会给泽克寄送包裹以提供线索,泽克追踪着这些线索,却发现自己被凶手牵着鼻子走。受害者正不断增多,他却对这个杀人狂徒毫无办法。

随着泽克的父亲,老鸟警探马库斯(萨缪尔·杰克逊)被卷入其中,案件的真相也慢慢浮出水面。

12年前,泽克一次出任务时,目睹了他的同僚皮特·邓利维枪杀了一名证人的情形,这名叫查理·埃默森的证人正准备出庭指证一名警察的犯罪行为。

一向大公无私的泽克告发了皮特,但却被同僚当作一个告密者,而皮特则在警队的包庇下只被判了9年监禁。

不过警队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,查理·埃默森被被枪杀的当天,他的儿子正躲在家中房间里并目睹了一切。

查理的儿子长大后隐姓埋名,经历重重考验最终进入警队,并来到洛杉矶。他信奉“竖锯”约翰·克莱默的一切,并模仿其作案方式策划了报复行动。

警队中与查理的死有牵连的警长和警员都难逃一难,包括警长安吉和泽克的父亲马库斯都遭遇报复。泽克原本有机会解救自己的父亲,但他为了追捕凶手而错过了最佳时机,这导致马库斯最终被赶到现场的警察开枪误杀。

凶手其实在电影刚开始不久就现身了,一直就在洛杉矶警队中,且跟在泽克的身边。

他对泽克也没有怨恨,最后还希望能够和泽克联手,成为警队中的罪恶克星。

至于凶手到底是谁,皮哥就不想剧透太多了。

二、

导演达伦·林恩·鲍斯曼的回归并没有为这个系列注入新的血液,相反在圈套内打转的同时,有点把自己困住了。

相比这个系列前7部曲甚至第8部而言,这部新片的缺点非常明显。并且几乎个个都是死穴。

而从观众的角度看,真就有点“把观众当傻子”。

1、强行挂钩“竖锯教父”

杀人凶手被设定为“竖锯”约翰·克莱默的崇拜者。

他既不是“竖锯”的亲戚,也不是“竖锯”的门徒,他虽然也做出了很多杀人机关,但他的犯罪手法充其量也只是模仿,与“竖锯”并没有继承关系。

这就导致观众很难信服,摆明了就是强行挂上《电锯惊魂》系列。

2、反派录音改成了“山寨货”

令皮哥最受不了的是,系列标志性的“游戏规则”录音,那熟悉的诡异男低音竟然换成了一把尖声又低沉的男声。

这声音听起来十分别扭,也影响了观众对电影的观感,让人联想到凶手充其量就是个山寨货。

3、R级片拍成了好警察传记

与之前系列作品的快节奏不同,本作将重心放在讲好故事和塑造人物上面。

其中用在泽克警探身上的笔墨最多,故事的前因后果也交代得非常清楚。但过多回忆剧情的加入也放慢了电影的节奏,使情节的推进变得乏味,缺乏能够调动观众情绪的点。

4、招牌游戏“自我阉割”

密室逃亡游戏一直是《电锯惊魂》系列赖以生存的招牌,越是靠后的作品游戏的花样就越多。

看着一群人被抓,再一个个因为自己作死而死于机关之下,是观众们最感兴趣的情节。

然而本作又回归到了系列前几部作品的“逐一击破”模式,这也是令观众非常失望。

5、打酱油的美国老戏骨

男主演克里斯·洛克是好莱坞脱口秀名演员,以单口喜剧名扬天下,但在这样一部恐怖片中很难发挥他逗笑的长处。

而“妈的法克侠”萨缪尔·杰克逊的戏份其实很少,充其量只是客串,喜欢他并期待看他表演的观众也肯定会大失所望。

正是因为以上这些缺点,电影在IMDb上只拿到5.4分,豆瓣评分更是跌落到5.2。

再对比不到3000万美元的票房和高达4000万美元的投资,狮门影业想要收回成本恐怕难于登天。

三、

其实一个恐怖片IP能风靡世界17年,能收获10亿美金票房,在影史上是极为罕见的。

而温子仁执掌的《电锯惊魂》系列能取得这样的成功,其实不仅在于那些杀人机关的创意,环环相扣的情节,更在于对众多出场人物细致入微的形象塑造。

尤其在“竖锯”离世后,对他的三名门徒的刻画都抓住了精髓,也形成了新的粉丝支撑力量,所以即使“竖锯”离世,系列的核心生命依然能够得以延续。

所以当2010年的《电锯惊魂7》上映后,随着关门弟子劳伦斯·戈登的出现,有辱门风的二代掌门人马克·霍夫曼被处刑,《电锯惊魂》系列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

这7部作品自成一体,构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,本身就已经非常完美。

2017年的《竖锯》和今年的《漩涡》,都只是狗尾续貂,就算故事讲得再好,也很难融入前面的故事了,这正是后两部作品失败的真正原因。

达伦·林恩·鲍斯曼导演的回归,也表明了狮门影业和温子仁有决心要让这个IP起死回生,但就《漩涡》的表现来看,电影主创真的是用尽了最后一丝才华。

带着不到3000万票房的“夕阳余晖”,《电锯惊魂》系列注定已经走向末路了。

再见了,温子仁,再见了《电锯惊魂》,一切都回不去了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teapm.com/46483.html
《哆啦A梦:伴我同行2》票房破2亿,满满的童年回忆,值得一看
« 上一篇 06-09

发表评论

热门文章

标签TAG

热评文章